禁吃鱼翅赢了“人性”输了“理性”

  • 时间:2022-01-05 18:25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一个理性的反腐体制,除了应该在细枝末节上禁止公款消费一些高档食品,还应该从根本上锁紧公共财政的口袋。让吃鱼翅不再只是一个“可不可以”的问题,而应该成为一个“能不能”和“敢不敢”的问题。换言之,只有遏制住公款的口袋,让公款消费透明化、法制化,在公款消费的世界里,吃什么和不吃什么才不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  6月29日,有网友发布消息称,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已正式发函给丁立国,对他在联合三十多位人大代表提出《要求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建议》表示感谢和支持,并明确说明将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。7月2日,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对此回应称,发函内容属实,并表示有望在三年内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。(7月2日 央视网)

  “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”,是个非常人性化的提案。有数据显示,大陆及香港、台湾三地鱼翅消费占据着全球鱼翅贸易和消费的95%以上;为了供应鱼翅消费,每年要消耗大约四千万只鲨鱼的鳍,这造成了有110种鲨鱼物种被列为“濒危”。世界上许多国家都禁止食用鱼翅。而香港也在前几年也作了“公务吃喝不能点鱼翅”的规定。在提倡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当下,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发出禁止吃鱼翅,体现了社会的进步。

  可是,禁止公款消费鱼翅,也仅仅是做到了人性方面的进步。在抑制公款消费尤其是抑制公款大吃大喝方面,单单列一项“禁吃鱼翅”的条款,多多少少显然有些形影单调。一者,就效果而言,没有哪位监督者会天天走到餐桌上去瞧一瞧桌上有没有摆鱼翅,此规定的执行力必然大打折扣;二者,从根本上讲,公款消费得不到遏制,单兵突进的禁止食用鱼翅规定,既无法治标,也无法治本。

  鱼翅不能为公款吃喝北黑锅。就像现在的茅台五粮液等高档白酒,为公款吃喝背了黑锅一样。前段时间,上海多位人大代表建议“在公款消费中明确禁止喝茅台”,并倡议“各级纠风部门也应把禁止喝茅台列为检查内容,像禁止消费卡一样予以查处。可是,眼下的问题是,禁了茅台之后,茅台就真得上不了公款消费的餐桌了吗?其他高档白酒,会不会取代茅台的奢侈地位呢?禁了茅台之后,是否也要把五粮液、国窑1573等高档白酒也全禁了呢?

  茅台酒厂负责人曾发出过这样的反问:禁了茅台,三公消费又该喝什么酒?依此句式:禁了鱼翅,三公消费又该吃什么?鲍鱼、海参、燕窝,是不是也要禁?如果这样禁止下去,等待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要禁止的,还有一个长长的食品名单。

  一个理性的反腐体制,除了应该在细枝末节上禁止公款消费一些高档食品,还应该从根本上锁紧公共财政的口袋。让吃鱼翅不再只是一个“可不可以”的问题,而应该成为一个“能不能”和“敢不敢”的问题。换言之,只有遏制住公款的口袋,让公款消费透明化、法制化,在公款消费的世界里,吃什么和不吃什么才不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  赵本山在小品中说,吃鱼翅能够卡住嗓子,拿镊子镊、拿醋泡,都不好使。笔者要说的是,反腐体制就应该建立一个吃鱼翅可以卡到嗓子拿镊子镊、拿醋泡都不管用的体制。如其不然,吃不吃鱼翅和喝不喝茅台,都会变成官场里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伪命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