操场埋尸案受害者家属将择日起诉电影片方

  • 时间:2021-11-24 18:39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8月20日,“操场埋尸案”被害人亲属委托律师发布声明,称“操场埋尸案”改编电影《操场》未获授权,将择日起诉片方。

  记者从代理律师和家属处了解到,邓世平妻子谭春华在获悉《操场》电影即将开拍后,联想到“16年前邓世平埋尸操场的惨烈场面”,抑郁病发,送医急救,曾“接受心理治疗”,截至发稿时,身体已无大碍。

  邓世平的女儿邓雪此前向记者透露,最近两年,他们一家人都在转移注意力,努力过上平静的生活,但是,此前就有导演编剧来了解过案件的详细情况和细节,再次进入情节,让他们“肯定又会勾起痛苦回忆”。

  2019年6月,湖南“操场埋尸案”引发全网关注,让一个消失了16年的父亲沉冤昭雪。时隔两年,一则电影选角海报引起轩然大波,“操场埋尸案”被改编成电影却未获得被害人家属授权的消息不胫而走,再次引发网络热议。

  “我已注意到制片方阿年导演的最新回应,文中大谈特谈《操场》电影的创作思路和想法,却依然避重就轻,继续无视电影未获得被害人亲属授权的不争事实,继续置之不理,对此我们深表遗憾!”周兆成律师说。

  据了解,导演阿年在回应里强调:“我和我的创作团队,本着‘尊重事实,恰当艺术加工’的创作手法,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,我们翻阅了与该案相关的所有卷宗,根据司法裁决等相关事实依据进行创作,创作了剧本《操场》”。

  对此说法,代理律师周兆成称,与案发地新晃有关部门沟通后,证实制片方并未与当地进行任何沟通,也未获得当地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。同时,也证实办理该案的司法机关从未提供任何卷宗材料给制片方翻阅。

  记者从代理律师和家属处了解到,邓世平妻子谭春华在获悉《操场》电影即将开拍后,联想到“16年前邓世平埋尸操场的惨烈场面”,抑郁病发,送医急救,目前正“接受心理治疗”。截至发稿时,身体已无大碍。

  8月13日,《操场》导演阿年通过出品方漫光年影业官博回应,称剧本体现了本案的基本原貌,经过各个部门的复查、同意,并无扭曲事实、胡编乱造,他表示会秉承客观、真实的创作理念,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,并公布了律师的联系电线日,封面新闻记者根据阿年导演的声明中公布的律师电话,采访了北京恒都(南京)律师事务所主任席超,对方就电影《操场》面临的争议做出回应。

  将真实案件改编成影视作品,是否需要得到被害人家属的授权?北京恒都(南京)律师事务所主任席超回应,“操场埋尸案”是一个新闻题材,(改编)不需要授权,如果家属有什么要求可以跟剧组提出来。

  席超从著作权的角度加以解释,如果(操场埋尸案)由一位记者进行深度采访或跟踪报道,那么这个著作权的享有者是记者;如果多家媒体进行了集中采访、持续跟踪、集体报道,那它不是某一个记者个人的专项的著作权,当然不存在授权问题。“《著作权法》对此有明确规定,来源于新闻媒体公开报道的事件,不作为著作权保护的范围。”

  “担心电影改编得不好,不知道剧情是不是实事求是”,这是得知电影《操场》正在选角之后,邓世平女儿表达的担忧。她说自己保持中立态度,毕竟父亲的案子曾经轰动一时,别人想拍电影,他们也阻挡不了,但是,他们对这部电影最起码的要求是“内容实事求是就行了”。

  谈及被害人家属担心的名誉权侵权问题,席超律师回应,电影《操场》改编自司法裁判的案件,其主题是弘扬公安队伍扫黑除恶的一身正气,展现完成中央部署的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成果,宣扬法制社会的安定局面,“请受害者家属放心,不可能去对他进行贬损,会尊重《民法典》保护的肖像权、名誉权、姓名权等等”。

  近年来,随着电影市场的高歌猛进,不少电影制作方选择将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的作品搬上大银幕,无论是改编自陆勇事件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还是改编自川航3U8633航班机组成功处置特情事件的《中国机长》,票房成绩都在30亿上下,就连今年暑假领跑暑期档大盘的《中国医生》,也是改编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的真实事件,获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。

  湖南“操场埋尸案”引发全网关注之后,除了已经备案的《操场》,此前也有其他的影视公司想把案件搬上大银幕。邓雪坦言,此前曾有导演、编剧找到他们,来了解过案件的详细情况和一些细节,但后来不了了之,没任何联系了。

  直到昨天,一张电影《操场》选角的海报,打破了家人努力营造的平静。刚刚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,邓雪说自己保持中立态度,毕竟父亲的案子曾经轰动一时,别人想拍电影,他们也阻挡不了。不过,她同样有些无奈,现在全家都在转移注意力,认真生活,如果再一次进入父亲遇害的情节,肯定又会勾起痛苦回忆。

  案发之后,邓世平的家属希望以“全面放弃民事赔偿”的方式,支持中央的扫黑除恶行动。而近年来,随着中央加大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力度,不少以此为题材的影视作品脱颖而出。今年五一,根据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的部分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《扫黑·决战》狂揽4亿票房;近期热播的电视剧《扫黑风暴》,案件均改编自全国扫黑办提供的真实案件素材,其中就包括“操场埋尸案”。

  面对这些扫黑扫黑除恶题材的影视作品,邓雪有些悲戚,“这么多年我们都已经痛麻木了,从不看那些电影,时间都用来转移注意力,认真工作和生活”。

  2019年6月20日0时许,随着邓世平身上700多斤的巨石被缓缓移起,悬在邓雪心中16年的石头也终于落下,“终于找到爸爸了,我们全家最大的梦想都实现了”。

  从父亲消失的那一刻起,邓雪就告诉自己,“你就不再是一个躲在父母翅膀下的孩子了。你必须自己独立,而且你还有自己的使命”。她保留着父亲的一切资料,把寻找父亲看成自己的使命,并且用创业的方式,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。

  没有找到父亲之前,邓雪害怕过上安稳的生活,很抵制安稳的生活,她不断折腾,希望早点找到父亲。终于找到父亲,她努力让自己和家人过上从前不敢渴求的安稳、平静的生活。

  翻看她的朋友圈,她最近在尝试用直播、视频的方式教大家化妆,也像邻家女孩一样分享自己的生活,有下午茶带来的小确幸,也有完成某项工作之后奖励自己的冰淇淋。她非常关注时事,为郑州的暴雨祈福,也为湖南的疫情揪心,她常常随手记录一些工作、生活的感悟,内心向阳而生,相信“明天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,一切困难都将成为新生活的垫脚石”。